首頁>文聯工作平臺>文藝維權>維權專題

以懲罰性賠償保護知識產權正當其時

時間:2020年02月18日 來源:科技日報 作者:張智全
0

  據北媒體報道,近日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》(下稱《意見》),明確提出要加快在專利、著作權等領域大幅提高侵權賠償額上限、引入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,力爭到2022年,侵權易發多發現象得到有效遏制,權利人維權“舉證難、周期長、成本高、賠償低”的局面明顯改觀。

  隨著知識產權商業價值的日益凸顯,我國知識產權領域的惡意侵權行為也呈多發態勢。盡管相關職能部門不遺余力地依法予以打擊,但惡意侵權行為的多發蔓延之勢并未得到根本遏制。在知識產權保愈發受到重視的當下,中辦、國辦在正式付諸實施的《意見》中,突出強調要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,彰顯了以懲罰性賠償守住知識產權保護底線的法治思維和堅強決心。這對顯著增加知識產權侵權成本,有力震懾惡意侵權行為的多發蔓延,確保知識產權市場的風清氣正,可謂正當其時。

  找準病根,才能對癥下藥。抽絲剝繭分析知識產權侵權行為多發的內在誘因,違法成本低無疑是關鍵癥結。目前,我國除在《商標法》和《專利法》中確立了懲罰性賠償制度外,著作權法、反不正當競爭法等涉及知識產權保護的法律都沒有引入懲罰性賠償,顯然難以從整體上對侵權行為形成全面性的強力震懾。

 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在一些惡意侵權行為難以確定侵權實際損失和侵權違法所得時,現行以法定賠償標準酌定侵權賠償數額的司法實踐做法,更容易造成被侵權方獲得補償低、侵權方違法成本低的“雙低”問題,不但不能對惡意侵權者產生切膚之痛的震懾作用,讓其產生“好了傷疤忘了痛”的僥幸心態,也讓權利人在維權時不可避免地陷入為了“追回一只雞”,不得不“殺掉一頭?!钡膶擂?,更是助長了侵權者肆無忌憚的囂張氣焰。

  故此,要有效震懾知識產權侵權不法行為,就必須通過懲罰性賠償來提高違法成本。此前,修正后的《專利法》將故意侵犯專利權行為的法定賠償額從“1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”提高到“10萬元以上500萬元以下”,《商標法》也將惡意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賠償上限從300萬元提高到500萬元,都在實踐中對惡意侵權行為起到了應有震懾作用。顯而易見,懲罰性賠償制度的引入,不僅有助于倒逼惡意侵權者面對得不償失的沉重代價有所忌憚,也有助于破解權利人維權時所面臨的成本高之困境,進一步激發他們主動維權的積極性,從而助力全面圍剿知識產權侵權不法行為共治大格局的形成。

  更應看到,對知識產權予以懲罰性賠償保護,也是國際通行的慣例。綜觀國外諸多發達國家這方面的做法,無不對知識產權惡意侵權行為處以最嚴厲的懲罰性賠償。相比之下,我國在這方面還客觀存在沒有全面建立懲罰性賠償制度的短板。因此,在知識產權領域惡意侵權不法行為日益蔓延的語境下,建立懲罰性賠償制度,也就勢在必行。

  總而言之,建立懲罰性賠償制度,切中了當前知識產權保護的痛點,不失為實現全面保護知識產權最大公約數的上善之策。畢竟,只有當懲罰性賠償成為知識產權保護的“標配”,才能讓違法者有切膚之痛,也才能讓仿效者在前車之鑒的警示下,主動打消侵權歪念。如此善之又善,理當堅定不移地加速推進懲罰性賠償制度的落地生根。

(編輯:秦蘭珺)
會員服務
牛操盘股票配资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