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文藝>書法>熱點推薦

拂去塵埃尋真知 ——讀張朝陽的《梁巘評傳》

時間:2020年01月20日 來源:《中國藝術報》 作者:錢念孫
0


梅镠跋《梁巘臨〈淳化閣帖〉冊頁》 安徽博物院藏

  梁巘是活躍于清朝中期的知名書法家,但對他的深入研究長期闕如。張朝陽新近推出的《梁巘評傳》(以下簡稱《評傳》),作為第一部全面系統研究梁巘生平和書法藝術的專著,不僅具有篳路藍縷、披沙揀金的開拓之功,更有廓清迷霧、探求真知的學術價值。

  與眾多評傳類著述不同,該書第一章不是介紹傳主的家世出生和幼年成長等,而是以“被誤讀的梁巘”為開篇標題,辨析包括《清史稿》在內的各種史料對梁巘諸多關鍵記載和評述的錯謬及訛傳。關于梁巘的“居官之地”,不僅吳修的《昭代名人尺牘小傳》、方士淦的《蔗余偶筆》、楊峴的《遲鴻軒所見書畫錄》等史料都說其“官四川巴縣知縣”,而且《清史稿》及1937年纂修的四川省《巴縣志》等官修史志也持同樣的看法。張朝陽依據洪丕謨點?!冻袝x齋積聞錄》的提示,旁搜遠紹,窮本溯源,以梁巘自書的《循理書院碑記》及《清代官員履歷檔案全編》為依據,指出其居官之地實為湖北省巴東縣,糾正了多年以訛傳訛的錯誤。關于梁巘的生卒年,一些著述如《清史稿》《亳州志》等無記載,一些著述如劉恒的《中國書法史·清代卷》、張文龍的《中華書史概述》等均說“生卒年不詳”,還有一些如洪丕謨、虞衛毅、孫曉濤的著述等各執一詞,莫衷一是。張朝陽從《潁州寧氏族譜》中寧問禮所著《湖北巴東縣知縣梁公家傳》、安徽省博物院所藏梁巘臨《淳化閣帖》落款及梅镠的兩次題跋等原始資料里,剝繭抽絲,釋疑解惑,得出梁巘生于雍正五年(1727年)、卒于乾隆五十年(1785年)的確鑿結論。類似這樣以扎實史料為基礎的考證,在澄清梁巘“筆法由來”“少著述”等問題上均有充分表現,解決了梁巘研究的諸多謎團和謬誤。

  《評傳》還對梁巘書法藝術的淵源、風格、影響及書學思想等,做了較為清晰的梳理和評述。梁巘早年學米芾、蘇軾,書法率意痛快,意氣軒舉;后學董其昌、趙孟頫,求古雅嚴謹,雍容端莊;再沿流溯源,得門而入,師法李邕,書風于沉穩勁健中,透溢出北海的逸氣生動;最終由唐入晉,思齊古人,回歸魏晉風度,注重法書之神韻骨力。梁巘在《承晉齋積聞錄》里自言:“學古人書,須得其神骨、魄力、氣格、命脈,勿徒貌似而不深求也。吾輩學書,縱不能駕古人而上之,亦必有一副思齊古人之意見?!彼跁êQ笾刑綄ゅ塾?,所留下的一條由淺到深、由形貌入精神的軌跡,對于我們今天認識和理解書法的豐贍內涵,循序漸進學習和欣賞書法藝術,均有不可忽視的啟發意義。

  作者從多方面介紹和分析梁巘書法藝術特征時,還頗為難得地發掘和揭橥了梁巘的代筆狀況。書家代筆,自古有之。梁巘晚年書名日盛,應接不暇,代筆之事便在所難免。其代筆有兩類:一為代擬詩稿,一為代寫書作。代詩者為其弟子鳳臺人劉錫祉,這在梁巘的傳世行書《寶晉齋帖跋》中有明確敘述。代書者為霍邱人王軼群,這在王潛剛于民國年間印行的《清人書評》中也有明文記載。張朝陽的可貴之處,不僅在于搜羅和披露這些資料,從中提出自己的看法,還在于他從梁巘傳世作品中,分辨出代筆之作及其特點。如現藏于安徽省博物院的一幅梁巘《論書》立軸,被收入文物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《中國法書全集(17)》,且評價為“用筆沉穩厚重,從董書出,然較之董書少嫵媚而多質樸”,《評傳》就推翻此論,斷案為“代筆之作”。他指出:“此作初看無大異,畢竟是梁巘認可的書家,功夫不差。細審則偏鋒居多,不夠圓潤秀勁,結構松散,不能結實茂密,不合梁巘中鋒用筆、蒼老勁健的特點?!睂⒃摿⑤S圖片與書中所附大量圖譜相對照,自會感到所論不虛,堪稱信而有征,持之有故。如此切中肯綮的評論,不僅需要膽識和勇氣,更需要作者在書法理論和創作實踐兩方面,都有透徹的了解與深切的體悟,突出彰顯了《評傳》的學術品位和求真精神。

  當然,作為一部深入描述和研究梁巘生平與藝術的專著,《評傳》尚有一些地方可以進一步拓展討論。包世臣《藝舟雙楫》曾將清朝中期書家分為神品、妙品、能品、逸品、佳品五品,妙品以降,各分上下,共為九等。梁巘排位居中,其真書及行書列為“能品下”。王潛剛《清人書評》一方面稱贊梁巘書法不亞于張照:“先生之書不弱于張得天而有書卷氣,毫無俗態,二寸以外大字較勝于張”;一方面也對其書未能更上層樓表示遺憾:“惜其生平舉于鄉后,僅一任巴東縣官,位未能顯達,所見古人真跡不甚多,多于古人墨拓中求生活,事勞而功半,只到能品,否則,何至遜于諸城耶?”這里將梁巘書未臻佳境,“只到能品”的原因,歸結為“位未能顯達,所見古人真跡不甚多”等。而馬宗霍《霋岳樓筆談》則云:“聞山草書,不知運北海清駿之氣以入腕,遂多累筆?!边@也是對梁巘書法未能入神品、妙品,而只能居“能品下”緣由的一種分析和探討,甚至不失為是一種頗有見地的睿識。就此而言,《評傳》把馬宗霍的上述批評之語,簡單地認為只是針對“代筆之作”而言,并非是對梁巘書藝不足之處的點評,似乎有些武斷和片面,在一定程度上給人以“為賢者諱”的感覺。

  扎實的書法史或地域文化史研究,須以翔實的人物個案研究為基礎?!读簬t評傳》通過深入細致的個案研究,不僅豐富了清代書家和書法史研究的薄弱環節,更填補了安徽書法史和地域文化史研究的某些空白之處。張朝陽沉潛數年完成大著,總體質量之高和探索創見之多,不僅顯示出厚實的學術素養和認真的治學態度,更表現了作者為傳揚家鄉文化盡心竭力的熱情和精神,值得推許和贊揚。

(編輯:趙超)
會員服務
牛操盘股票配资平台